心雨论坛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搜索
查看: 6023|回复: 11

【原创】Myanmar Time – 缅甸时间 (心语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16 20: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陌生的人, 陌生的城

我以为路的前方就是尽头,不想却是另一个开始。
在此前多次的旅行,我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在走。特别是在越南的快乐时光之后,我就知道我会一直孤身旅行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在Siem Reap的时候,M问我旅行的下一站会去哪里。我说缅甸,东南亚我的最后一站是缅甸。我坚信缅甸会是一个人民热情友善而物质条件非常落后的佛教国家。我知道这不是一趟小资的旅行,没有酒吧,没有各种餐馆,没有夜生活的国度,注定的无聊,对于某些人来说。当我和同伴在炎热的下午乘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到达Motherland Inn的时候,看着门口的几张桌子里一大群阿毛们,我跳下车使劲跺脚,我明白我终于站在这块军政府独裁的土地上了。

作为LP上不推荐的旅行国家,缅甸的西方游客不多,但是来缅甸旅行的中国人还是很多。客栈前台的小妹是华人,华语讲的很流畅。要给我换钱,1美元换820块缅币。我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价格,而且我在旅行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要把所有钱都花在同一家店。缅甸时间比北京时间晚1个半小时。当地时间下午4点半,我和同伴一起步行去城里的黑市换钱,顺便沿路拍些照片。

同行旅伴J,曾经在国内玩过户外,应该是很好的旅行同伴。我是个典型的城市里的上班族,平时工作像牛马,偶尔忙里偷闲请几天假,飞到某个陌生的城市,悠闲的浪费掉有限的几天假期,再回到工作的城市,继续重复自己的生活。始终是不太习惯和不熟悉的人一起旅行。
晚上在大金塔,据说是世界上最贵,最大的塔,而且供奉了释迦牟尼的8根头发,很多塔顶都是黄金。到处金碧辉煌,跪拜的当地人民随处可见。我想我是宁可相信佛的,虽然不是完全信。在大金塔四周转悠,我在想拜这么多佛有用么。曾经在曼谷和清迈那么多的寺庙里看过无数的佛,作为一个非正式佛教徒,我不会虔诚的跪下来,但是我心里是很尊敬的。一些美好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接着就是地狱般的折磨,痛苦,让我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力量,像一艘遭遇大风暴得小船一样,我迷失了方向。虽然我可以慢慢的站起来,继续在痛苦中走下去,但是我始终是没有办法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继续每天的生活。也许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成长于痛苦之中。
陌生的人,陌生的城市。在2011年农历华人新年的下午,我的缅甸之行正式从仰光开始了.

<2> 在路上

你从小就以为人都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虽然你也一直在寻找你旅行的意义是什么,但是你知道旅行中增长见识和锻炼自己是很骄傲的事情。

现在,经历这十年,你所走的距离已经比得上红军长征了,虽然你是飞来飞去而红军们是走来走去。你丝毫感觉不到充实。你在寻找什么?步伐越来越深入这个世界,你看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你所怀疑的就越来越多。你看到印尼大叔为了赚你的3块美元大清早就到你的客栈门口等你送你去机场,你会想为什么人的命都不一样。你在吴哥窟门口的餐馆吃早餐时问向你推销明信片的小女孩有没有去上学,你会想每个人在投胎出生的时候是到底是随机的还是被安排好的。你在茵莱湖的甘蔗地里吃甘蔗后给熬糖的五位蓬头垢面的小哥们拍照时,你的大脑里出现的是另一幅场景:衣着光鲜的五个人站在港片里繁华地大街上,身后车水马龙,美女如云。平凡的,每天都在发生着的各种幸与不幸,习以为常的磨难困扰着你。你所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就像一个写好的剧本,你轻轻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每个角色,甚至你自己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位悲剧或喜剧演员。

你轻轻的来,再轻轻的走,挥一挥手,拍一拍屁股,你可能永远不会再踏上身后的这片土地。你失望了,你知道你什么事情也改变不了。你感觉到了冰冷,腐臭,自私,缺乏生气。这就现实,这就是飞机上给旅客打发时间的旅行杂志描写的美丽富饶城市之外的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你会害怕,你会退缩,你问自己到底旅行的意义在哪里。你以为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关心,心里什么都不放下,就可以从容应对这一切。但是现在你明白一切都错了,你看到了自己的幼稚和懦弱。

还记得有那么一阵子,你每次从电脑显示器前面抬起头,柔柔发涩的双眼望着窗外的蓝天,一种跳出去的愿望无可救药的冲击着脆弱心脏。

你不是一直弹着吉他,渴望某天能唱着陈绮珍的旅行的意义牵着你爱的女孩的手,一起笑傲江湖;你也希望自己的每一次旅行就是电影里的下一个场景么?你不是一直想要走遍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的么?你不是一直想每次旅行回来都要用你拙劣的语文水平留下些自以为是的枯燥的文字的么?

你始终幻想着自己的旅途中有一天会有这样那样的浪漫故事,比如当你在火车上读着你的那本永远也读不完的小说 The Terror, 你对面的坐着一个身材姣好满怀心事的女子,时而望着窗外,时而若有所思的发呆。你的思绪却也像单调的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一样有了节奏。突然一个紧急刹车,伴随着人们的呼叫,你看见桌子上的书刊物品撒了一地,你弯腰去捡,突然也发觉她也正弯下了身子,伸手去拿起一份不知名的八卦杂志,封面上是一位好莱坞性感长腿金发美女,像Jennifer Aniston,你记得好像是主演过某部电影,有过怎样的绯闻。都不重要了。你知道重要的是你可以微笑着跟她搭讪了。

你知道你开始说服自己放弃所有幻想了。你天真的以为一切都是可以放下的,包括痛苦和烦恼。

你开始逃避。当你背着55L的大包踏上曼德勒航空的螺旋桨飞机从仰光飞往蒲甘的时候,你开始思考这是你要的生活么。

<3> JUST A LOSER

蒲甘的佛塔是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在分散在很大一片平原上。跟同伴J一个人租了一辆脚踏车,骑着车慢慢去看佛塔。

也许是前不久才去了吴哥看寺庙,觉得蒲甘的佛塔逊色太多。蒲甘的佛塔不够精致,粗狂的作风,大部分都是用砖头砌成,但是佛塔数很大,规模是震撼的。

在骑车3,4个小时,逛了十几座佛塔后,我开始审美疲劳了。大部分佛塔都是一样的,至少外形看起来。跟同伴商量,就只去一些外表看起来不一样的佛塔吧。

我一直活在北京时间或是新加坡时间里。在当地时间不到11点,我就肚子饿了。在路边的茶馆里要了一份炒面,等了半个小时才上来,又咸又油,吃了一半就走人了。缅甸的食物是东南亚所有国家中最难吃的。每天吃饭的时候,我总是说,我越来越怀念柬埔寨的食物了。

下午继续骑车去每一个远远看起来不错的佛塔,爬上去,拍照,休息,喝水,放水,走人。在东南亚这些不够发达的乡下地方旅行,景点太分散的这些地方厕所不是到处都有。所以要pee的话经常是在树林里解决。上次在吴哥窟的时候,我跟M就经常去树林里pee。在蒲甘的时候下午我忍不住了只好跑到佛塔后面很远的另一个小佛塔后面pee了。等我走回来的时候发现小佛塔里面有个佛祖的像。我心里默默地说,不好意思了佛祖,你也是要帮助困难的人,我借贵塔后面的空地一pee…

第二天早上,请了一辆吉普车去城外POPA山顶上的寺庙,看日落。完全没有看过关于那里的攻略,只是大概的看了些LP上的介绍。POPA不是一座很高的山,山顶上有一座寺庙,里面有很多不同人物的塑像,没有英文解释,看不明白。据LP上介绍,缅甸的和尚们是希望这辈子能够来POPA山上一次的,大概是朝拜之类吧。山顶上风很大,站在阴影下的时候会感到很冷。胡乱拍些照片,和同伴坐在那边看着当地人民捐钱,拜各种神像,我没有太多言语。我心里在痛恨我自己。你丫为什么非要像全世界人民都亏欠你似的,好像永远都不愿意放开似的?你丫以为自己是谁。JUST A LOSER.

再次搭上了螺旋桨飞机,40分钟就飞到了距离茵莱湖11公里的一个坐落在山里的小机场。

<4> 茵莱湖

第一次见到猫姐,是在到达茵莱湖的第二天早晨时间,地点是吉普赛客栈的餐厅。我吃完了早餐,正要离开餐厅回房间。餐厅里有一个中国女人和一个外国女人告别时的很大声的中文对话。

中国女人:“有没有QQ号给我留一个?”

外国女人: “没有QQ号。。。“。。。

我,同伴J,还有对面的一位日本女孩都很惊讶外国人的中文如此的好。跟外国女人对话的中国女人,戴着一幅墨大大镜遮住了两只眼睛,穿着就像是一位典型的城市里的小资。我笑着离开了餐厅回房间了。

再次见到那位中国女人,是在码头上。同伴告诉我,她就是跟我们一起坐同一条船去游湖的人,后来得知此人江湖上的名号,山东阿猫。我们称她猫姐。同行的,还有一位日本大哥,浩行。

说猫姐是神人,绝对不是夸张。作为中国大陆第一位穿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女性,她经历的故事绝对可以写成小说。她说她的书没法出版,里面涉及到了一些ZF的黑暗面。我说你何必要学刘小波同学呢,你随便写个旅游书,多放点儿插图,多写几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再胡乱编几个跟爱情有关的故事,应该就可以卖得很好。猫姐说不行。一整天4个人在同一条船上,在茵莱湖上转了一大圈。

当天晚上坐在吉普赛的院子里聊天聊到半夜,冻得发抖了才散去。约好第二天晚上一起去吃pizza。猫姐不会讲英文,日本大哥英文夜不够灵光,交流起来极其困难。第二天我去小镇周围的村子里面徒步回来,在吉普赛的大厅见到了其他人,于是四个一起去Pizza店.因为第一天晚上我吃过了当地的Pasta, 我的评价就一句话,真tmd难吃。所以,四个人只随便吃了点小Pizza之后就去吃烧烤。茵莱湖的烧烤是我吃过的最棒的烧烤,没有地沟油,没有化学调料,食物新鲜,价格便宜,味道超赞。

两瓶酒精含量是8%的啤酒下肚后,猫姐一脸正经的对我说,小朋友,你心里有个结,全部都写在你脸上。

我笑着说,第一,这里的啤酒太strong了,我的脸已经跟煮熟的螃蟹一样红了,第二,我不是小朋友,第二,也许吧,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在茵莱湖寒冷的冬夜没有暖气的吉普赛客栈,我蜷缩在睡袋里。我一直在想,我真的是一直都有一个结在心里么?。。。

<5> 听说爱情曾经来过

木制门廊的酒吧外面有两排圆桌和高脚凳,很多阿毛坐在外面抽烟,谈笑风生。酒吧里面有几张大的桌子,长条的吧台,吧台后面大屏幕的电视机里放着上个礼拜的英超。我拖拉着半个身子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向服务生要了一杯威士忌。回新之后,第一件事情是约哥们几个出来聚聚。

面前的圆形水晶杯中流淌鲜血样耀眼的威士忌,玫瑰红般的液体,上面漂浮着晶莹透澈的冰块。端起杯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醇厚的香味,神秘而美丽。

朋友还没有过来。我已经面色开始泛红,头开始慢慢眩晕,这是个好兆头。微微醉的感觉,让人思绪开始翻腾,滋生着放纵。我从包里翻出笔记本,茫然的涂鸦着什么,我决定让思绪来主宰这一切,能够写下什么就是什么。

爱情总是那么美好又那么短暂,而且脆弱得经不起任何打击。

没有人知道怎样的情况下产生爱情,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怎样折磨摧毁爱情。就算是再深厚再坚固的爱情也逃不过上帝之手的玩弄。

我明白我不用会再去相信什么,就让这感情随着时间慢慢消散。摊开双手我又开始无谓的思考,没有答案没有尽头。我知道的,我对自己说。

朋友们终于在迟到了半个小时之后过来了。

我在嘈杂的声音中给了朋友们一个中指,screw you guys…

服务生拿着menu过来。一个朋友一边看一边说,那个菲律宾的小姑娘走了。。。菲律宾小姑娘以前是这个酒吧的一个兼职,有些可爱,看起来年纪不到20岁。一起来这个酒吧太多次,朋友每次都要跟那个小姑娘聊几句。有一次聊天时菲律宾小姑娘说快要读完书了要回国去了。

To the Philippine girl.我举着杯子说。

Cheers,朋友们开始慢慢high了。

给他们讲我在缅甸旅行的故事,讲搭螺旋桨小飞机时的恐怖,讲路上遇到的各种有趣的人,讲缅甸警察半路上长途巴士检查本土人民的行李和证件。。。

我说,在缅甸的那几天,我仍然有梦到她。有一天凌晨迷迷糊糊做梦,两眼不停的流泪,用手抹去眼泪继续睡觉。醒来之后,完全不记得梦到什么了。

朋友说,梦到很正常。有些感情,你可以忘记。

It’s a fucked up world...我举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11点半走出酒吧,周围依然是人声鼎沸,城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到处都是寻找乐子的人们。抬头看看天,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坐进一辆回家的德士,把耳机塞进耳朵,电话里传来的是Avril的那首when you’re gone.

--the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0 金钱 +50 收起 理由
花喃 + 50 + 5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5-3 23: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旅行是人生最好的修行。支持去过缅甸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7-31 11: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摸摸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9 14: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我说嘛,读起来和柬埔寨那篇感觉很像,又偏偏是两个ID~ 该是一个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25 17: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摸摸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5 20: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小青年果真有爱-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7 04: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得深伤的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8 16: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楼主的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3 13: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27 12: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4 16: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了一次缅甸感觉还是比较纯朴挺有意思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1 14: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纯真在下佩服,只能默默顶你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雨论坛

GMT+8, 2018-6-23 23:37 , Processed in 0.04218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